[公告]預購簽名本確認名單已更新!

 


 

《百萬年之船第九集》將於2017/1月24日新春發行!

  書籍介紹:

惡引百萬年9s小圖2

分類:奇幻小說

書名:惡魔引路人第二部百萬年之船VOL.09

作者:羅陵

繪者:赤燕

ISBN:9789868851894

頁數:240頁

出版日期:2015/3/6

 

 


 

【文案介紹】

 

不死鳥、白玉琵琶、神隱的皇子,

連環懸案讓慕容飛出生入死、四界奔走,

解除冥界危機也為尋找生機!

 

生命之門出現最後任務,

命運對奕者決定了棋子與棄子,

機會只許一人能上船重返人間!

但慕容飛堅信,

沒有人該被遺棄,

更沒有人該被放棄!

 

天魔具現,七罪叢生,

是非對錯,因果定數,

眾王會首,宿命對決。

 

隊友來到、五喵齊聚,

組隊完畢的引路人將挑戰神魔決最終局!

 

 

 

 


 

限量簽名本預購單快速連結區:

 活動結束~已收單~名單整理中,感謝各位參與~

 

瑈、吳瑜、張苓、劉和、陳筑、陳竹、

欣、孟瑄、蘇芳、葉貝、林璇、許榕、

文、陳琳、宋仁、王怡、陳軒、顏伶、

婷、鄭升、吳蓉、劉容、王惠、賴雯、

慧、林錡、周昭、雯、郭鳳、王芳、

豪、吳歆、陳如、楊菁、黃蒼、張琦、

湘、林彤、黃筑、劉君、黃誼、潘茵、

妙、林君、何樺、王伃、蔡瑄、徐恬、

茜、張

 

 

 


 

 

預購資訊

《百萬年之船09》限量簽名本

 

作者:羅陵
繪者:赤燕
尺寸:14.8*21 CM 
定價:240元
預購價:200元
預購限量簽名本:60名

 


預購時間:(已截止)
出版日期:2017年1月24日

 

郵資計算:
1本45元
2本55元
3本70元
4-6本85元
7本以上免運

 

7-11先付款再取貨一律65元(限定7-11統一超商)

限量簽名預購本請於三日內完成匯款, 未完成匯款手續將釋出名額給其他書友遞補。

匯款資料:
*銀行代碼 808 玉山銀行 連城分行
帳號 0808-979-031192
戶名 吳皇頤
*郵局代碼700南投中興郵局
帳號 0401071-0529469
戶名 吳皇頤

 


【注意事項】:
*玉山銀行與郵局皆可使用無摺存款~ 請索取無摺存款單 並在單上註明姓名電話,
銀行與郵局人員就會標註給我們以利雙方對帳囉^^(單據請一定要保存)
*有任何疑問歡迎來信:emperor.sense@gmail.com

 

 

 

 


 

[文章試閱]

 

 

楔子

 

  天國神之子基瑟斯曾說慕容飛的身世是──「他們不敢說的祕密。」
  當慕容飛知道這個祕密後,是沒有免俗的感覺到略困擾,以致於阻礙了大腦思考迴路一秒鐘。
短短一秒鐘就讓慕容飛立刻拋諸腦後,因為他發現──該去苦惱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從哪裡來,是否能回那裡去」,這是個眾生皆煩擾的問題。
  無論人生幸福與否,人總是容易為自己的來源為何而困擾。
不順遂的人生到底為何?背負多少因果業障?人生苦累。
太順遂的人生所為何來?缺乏挑戰少有艱難,人生無趣。
可知道了來處,卻又害怕最後人生結束時能否回到理想國?
人類、天人、魔人,這些困擾最終殊途同歸。
──來此人生走一遭為何?
生死,是人生來無法控制的始末。
原因,一輩子總在追求著前世今生卻無人能給自己正確答案的問題。
  人生,就是「做好現在的自己」最難。

 

  慕容飛從有自主意識開始,總往自己想做的方向前進,毫無疑問地讓大人們操了不少心,可其聰明機智與早熟自主也是讓人最放心的一點。
  除卻年少時還在天之海龍宮讓老爹朱聞烈「教育」的時期不談,一路走來,自己就算沒有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總也算得上是不主動生事、讓家長省心的好青年是吧?
  但如今看著刀尖直指自己心窩的帝都魔王,忍不住心想:
  長輩緣太好這項優點破功在大魔王身上了,到底他為何如此厭惡自己?
  帝都魔王說是因為慕容飛的存在而讓他感到痛苦與愚昧。
  父母生了孩子說這孩子讓人痛苦,所以父母的情緒就能決定孩子該存在該疼愛與否?
  這不是沒道理,是沒天理。
  不說孩子們能否接受,不如反問父母們何必鑽牛角尖呢?
  做過的事就跟說過的話一樣沒法抹掉,就算後悔應該是事後補救而不是殺人滅口。何況當出發點不壞之時,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
  當然這是慕容飛單方面的想法,帝都魔王可不這麼認為。聰明一世的魔王受不了的應該不是被騙,而是後悔自己的感情用事。
  高高在上又冰山一樣的性格,最難以忍受的是情商失去控制,很能理解。
  「心結」這虛幻的情緒永遠是自己結的,別人並無義務負責自己的心結。
  所以慕容飛一秒想通了道理,人生由自己掌握,他不需要受到魔王的影響。
  只是引路人就是來解開別人的問題,慕容飛仍避不開要解決這心結的由來。

 

  眼看著刀尖直指胸口,慕容飛連眉毛都沒跳過一下,他不是不怕,是怕得要命,他並不想自己連死路都無法自己掌握,尤其是第一次面對死亡就是被這位大魔王給拆掉的。
  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站起來,慕容飛的座右銘。
  他相信因果,但他從來不是順從「註定」的人。

 

  人生,要靠自己去闖出「生路」。
  生既無法掌握,死也要找到出路。

 

  

 

 

 

 

 

 

 

 

 

 

 

 

 

 

 

第一章

 

  從遇上不死鳥妁華後,慕容飛在來到生命之門前始終有個問題橫礙於心。
  原本已排定脫離冥界重生的路是要依尋「百萬年之船」這正規方法,但這條路是註定慕容飛依然要死以換得艾迪歐斯的生路。
  直到冥界神殿,出現看似相牴觸又相生的一點,在於打敗奧塞里斯者會永遠留在冥界取代新王,妁華與慕容飛將會留其一,冥界之王的選擇並不是甫一開始就擊倒奧塞里斯的百里紅。
  百里紅反而是因為不死鳥的傳承而被消滅,直接返送回【萬物之源】要重新誕生,結局反向到慕容飛與妁華身上。
  這些事看似由命運與選擇促成,卻讓慕容飛更加懷疑這命運與選擇是「人為操縱」。
  因為阿努比斯的暗示所以在遴選當下將冥界新王這責任交給妁華,但如果早就已經確定的事,為什麼又要在他與妁華之中再選一次?
  艾迪歐斯三日內回不了冥界,慕容飛就無法再經由百萬年之船重生,目的只是為了讓慕容飛留在冥界當祭主,理由是太陽神不想讓他走?
當腦裡出現這個疑問之時,慕容飛回想對妁華認輸以避開無謂的選擇到底是對或錯,或者說他的選擇早已被人料中,無論這個人是不是慕老板,就以慕容飛以往的行事作風來推斷,這答案一點也不出人意料。
支持慕容飛朝這方向推斷的原因是去留的角力戰。
若艾迪歐斯真無法進入冥界,為了留給他一條性命離開冥界,便要闖生命樹,以避開百萬年之船的搭船者生死命運,半途慕老板的通知臨時攔截要他改道往【生命之門】離開。
以上種種幾乎都是跟隨著選擇而變化,不再是從一開始就信誓旦旦地明說他慕容飛非死不可。
  進入冥界的目標,檯面上是救人無誤,但到底真正要救的誰?
檯面下的角力之爭是慕容飛的疑問點,到底是誰與誰在爭?這關鍵看起來都像是想讓他去扛天國之主的七罪體。
  登上生命樹出現的阻擋者是天國之主,反之在地底的生命之門見到的就是帝都魔王路西法?
從來不會為事件或任務的信息量過大而感到困擾反而能分出條理、理得清清楚楚的慕容飛,這會兒有些猶豫,因為影響他判斷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帝都魔王站在這裡已經是種疑問,惜字如金又深沉難測的人為什麼會對自己說出那麼直白的話?
  到底是別有目的或是已經沒有顧忌了?
  創造自己,沒有意義存在?
  握著災禍之劍,父子相殘的局面並不是慕容飛想要的,卻似乎又避不了的結果。
  一個不好戰的人,寧可智取也不想武鬥,非得武鬥的場面也交給司馬殺生郎與五喵,後來還有好戰又實力超硬的百里紅,讓慕容飛樂得輕鬆看戲出張嘴。
許久沒有感受這種被逼上梁山的感覺,彷彿回到最早年他與狐狸總管方從靈界離開自力更生而必須動手四處抓妖的那段日子。
  那時候,戰鬥是自己的意願,想脫離養父朱聞烈的庇蔭,為自己的未來闖上一闖;如今,不得不持劍求生的場面,是「生父」的相逼。
  生父,好陌生的稱謂,好久遠以前的情緒,似乎被勾出了童年不快的回憶。
  慕容飛一直給予人樂觀豁達的形象,似乎一切不縈於心,卻不知這份樂觀與豁達來自於嚴重的叛逆期。
他並不是從小就無謂一切,當知道自己又敬又怕又想依賴的父親朱聞烈親口告訴他,朱聞烈並不是慕容飛真正的生父之時,心裡那份震驚與迷惘引起的心結,並不亞於龍羽對於生父那份又恨又在意的糾結情緒。
  孤兒不免有著疑問,為什麼拋棄自己?自己哪裡不好?何處有缺點嗎?
  慕容飛的豁達是因曾度過叛逆期而來,有失必有得,在朱聞烈的嚴格管教下他曾抗拒過甚至說出一句無腦的「你不是我親生父親」想激怒朱聞烈,朱聞烈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慕容飛卻見到了那雙眼裡的痛心,那一句話只是傷人自傷的愚蠢,朱聞烈對他的關心分明自己是強烈感受到的,到底他在腦殘抗拒著什麼?
  那也只是害怕自己究竟出身何來、害怕著一份未知的不安。
自此痛改前非不再受幼稚的情緒困擾自己,偶有嘴上嚷嚷,卻早將朱聞烈視作親父對待。
  直到現在,慕容飛毫無畏懼地凝視帝都魔王,心下是想看出什麼端倪,但親耳聽見了一句不該留下的存在,他非常有來由的嗤笑一聲。
  帝都魔王看著慕容飛隱在平靜下的情緒變幻,輕哼了一聲笑道:
  「你也不是不為所動。」
  「你不就是這麼希望嗎?」
  對於慕容飛的回應,帝都魔王似乎來了興致,便聞慕容飛微一沉吟,續道:
  「感覺我小時候頂嘴已經夠笨了,沒想到比我長一輩的人講話還更欠智商。」
  帝都魔王唇一抿哼了一聲,那股冷戾罩著周身,慕容飛回給他同樣的哼笑。
  當年感受到自己有多幼稚,如今這句話就有多愚蠢。
  不經過深思熟慮而帶著情緒說出的話,圖的只是傷害他人的快感,無論有無所求都是兩敗俱傷。
  生命是自由的,被創造而誕生出來的生命,都擁有自由的靈魂,而非活在他人眼裡的認可與否。
  「這是想與我為敵?」
  「你都要殺我了,我當然要自保,難道要求饒嗎?」慕容飛簡直像看傻蛋一樣看著帝都魔王。
  「為何不?面對死亡不該妥協嗎?明知必敗還要逞匹夫之勇?自尊心都是害死自己的愚蠢,」帝都魔王搖頭道:「求饒,放棄靈界放棄引路人的身分,到我帝都來。」
  「噢,說得有理,那你讓艾迪歐斯求饒過嗎?」
  帝都魔王微一沉默,隨後嘴角揚著淡淡的笑意道:「消滅冰霧之城,他就沒有去處了。」
  慕容飛恍然大悟,認真地點頭道:
  「難怪他死也要跟你對幹到底。這種想法真是偏激到不像大魔王你。」
  「哪種想法才是你認為的魔王想法?」
  手裡握著災禍之劍,分明是一觸即發、劍拔弩張的狀態,不該動腦的時候慕容飛忍不住瞇起眼細細地打量帝都魔王,帝都魔王則回應著他搜尋的目光,只是保持著一抹幾不可見的笑意。
  那口直指他心口欲取他性命的【星之歎息】,已在唇槍舌劍之中緩緩放下,拄於地面一動不動。
  慕容飛並沒有因此輕易動彈,就以曾聽聞艾迪歐斯正面迎戰帝都魔王的經驗來說,帝都魔王除非心思受到波動,否則這個人是沒有任何可趁之隙。
王的強大即來自無堅不摧的實力,尤其是一界之主,那樣的力量無可撼動。
  這會兒慕容飛皺了皺眉。
  「怎麼?回答不出來嗎?」
  本想說帝都魔王的腦袋等級是跟老爹龍王總長同等級的難猜,但慕容飛心下一動,道:
  「不是要消滅我嗎?怎麼忽然想要我了解你,難不成是後悔啦?」
  「後悔什麼?」
  「後悔拋棄我這麼聰明伶俐又善解人意的親兒子『之一』啊!」
  慕容飛話裡隱喻著帝都魔王也放棄了艾迪歐斯。
  帝都魔王嘴角一揚,笑得諷刺:「親兒子?如果往臉上貼金能讓你覺得好過的話。」
  「不稀罕就別拖拖拉拉的,來啊!」慕容飛拉開緊扣的領口,舉起劍的狀態就是要放開一切與對方決鬥,道:「想殺人你儘管動手,但我不會坐以待斃。」
  「你的反抗,是因為被拋棄的怨恨與痛苦嗎?」帝都魔王道。
  怨恨與痛苦?慕容飛忍不住甩手大笑道:「那到底是幾歲人才會有的情緒啊!我早在幼稚小鬼期就已經無所謂了,但是……」
伸手指向帝都魔王,慕容飛反問:「會在意這種情緒,代表真正看不開的人是你,一直在逼迫壓抑自己的情緒,你痛苦嗎?怨恨嗎?」
  帝都魔王抿起嘴角,似乎對慕容飛的反問出乎意料又戳中心事。
  看著對方的表情,故做輕鬆的慕容飛雖猜中亦未鬆懈,他仍保持著武裝狀態,但心裡那股莫名的想法卻更加的濃烈了,於是慕容飛刻意出言挑釁:
  「親生的孩子沒一個自己親手養過,兒子們還挺著自己的養父,就算養父再差也擱在心裡反而視你這親爹於無物,你後悔嗎?你憤怒嗎?」
  似乎刺中了帝都魔王內心的心結般,帝都魔王隱忍著情緒,但出口的話已經帶著一股壓抑已久的怒火:
  「血濃於水,難道養育就能抹煞一切?」
  「父母有生育之情,可養育也是再造父母之恩。」慕容飛道:「愛是關懷,養是基礎,孩子生了你養過嗎?教過嗎?用心相處過嗎?所以只是生了孩子又如何?」
  帝都魔王輕嗤一聲,道:「一個還沒當過父親的人,憑什麼跟我說愛?」
  沒當過父親啊……慕容飛思考著狐狸總管不算在內,自己倒是一隻小火鳥跟四隻毛團的奶爸,只是對方大概會嗤之以鼻吧!慕容飛抓著帝都魔王踩的點道:
「沒當過爸爸也當過人家兒子啊,經驗告訴我,我老爹可給了我無私的愛與關懷。」
  帝都魔王霎時冷笑,鄙夷地說道:「原來這麼一丁點騙人的伎倆就能得到一個人的忠誠嗎?」
  「在討論能與不能之前,我倒是更想知道一事。」
在帝都魔王瞥眼注視他之時,慕容飛再次瞇起眼,開始放出自己的疑點與誘餌:
「我曾聽說帝都魔王的性格像座萬年冰山、永遠不為所動,而對於父子的議題能讓你簡直像破冰一樣的憤怒。艾迪歐斯的狀況是讓你焦慮,而以你連續想殺我的狀況推論,我相信這憤怒不是因我而起,所以……莫非你還有個認他人作父的乖兒子嗎?」
  那冰雕般的臉如迸出裂痕般,又在下一刻忍住情緒沒讓到口的「住口」咆哮而出,更忍住了洩露思緒的反應。帝都魔王半晌終於抑住憤怒,笑道:
  「不愧是那個人指定的接班人,伶牙利齒、百般刁鑽的令人防不勝防。」
  「難防的是魔王您那把刀才是。不過呢……」慕容飛眼神微移,看了一眼亮度似乎有點疲弱的【星之歎息】,再道:「說殺就殺的您,今天可真有說話的興致。」
  眼前的帝都魔王一哼,皮笑肉不笑的道:「急著赴死嗎?」
  若照往常,慕容飛必是痞痞地回了句感謝留命,但他卻回:
  「要你殺得了我。」
  這句看似挑釁的話已經是明示對方並非魔王本人,慕容飛沒有直接拆穿,只是好奇著對方究竟是什麼意圖。

 

 

惡引百萬年9s小圖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帝思文化 的頭像
帝思文化

E-sense帝思文化

帝思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