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引路人II部之百萬年之船vol.03》新封面版10/29發行!

惡引百萬年3(單小)

分類推薦:奇幻小說

帝思系列:羅陵作品集

書名:惡魔引路人II-百萬年之船第三集

作者:羅陵

繪者:赤燕

頁數:256

定價:240

ISBN 9789868851825

出版日期:20131029


惡引百萬年03封面書腰BLOGGIF  

 

【文案介紹】

失去冥神之心的奧塞里斯於死亡之書留下悲鳴的詛咒,

冥界毀滅之因竟是惡魔蠱惑了其弟賽特。

雙生子、雙生神,勇闖冥界團的遠征之路正式開始,

百萬年之船欲往關鍵地──冥王神殿,

前方賽特風暴已布下天羅地網,

受雙卷指引的慕容飛與艾迪歐斯攜手合作,

他們能解救各自心中的目標嗎?

而發現冥界祕門與魔王之祕,

負傷應戰的司馬殺生郎面對七宗罪之首,能否平安脫險?

生死流轉可變,涅槃還滅可期。

請見《百萬年之船》第三集!

 

言語,是救人與殺人最佳利器。

 黃金聖船合體,眼前的是移動城堡還是木牛流馬?

死亡之書,預言雙卷,殺死兄長奧塞里斯的賽特,那痛苦又猙獰的神情藏著何種隱情?

解謎中的慕容飛不禁感歎失憶果真考驗智力


 

【讀者推薦】

 

《惡魔引路人II》劇情是一集比一集更加精采,也更加的震撼人心。

隨著每經過一處,讀者的眼睛也更加緊盯不放。

                             ──讀者雪翼真誠推薦 

跟隨著慕容飛的腳步,看著他去解開一個又一個的謎題,那種身歷其境的感覺讓自己很有參與感,會這麼喜歡惡魔引路人這套書,有個非常決定性的要素就是作者會用簡單的例子談論難懂的事情,引發人深思問題所在,進而產生共鳴。

                  ──讀者小波拉熱情推薦

 


 

【經銷資訊】

 ◎總經銷: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全省可購書之網路書店、實體書店鋪貨通路查詢:

全省鋪貨通路查詢   

 

◎作者簡介

羅陵

經歷:前布袋戲界資深編劇、小說作家

擅長:幻想神話、玄幻武俠、佛學宗教等創作
喜愛:貓、電玩、動漫、音樂、小說、布袋戲
自介:為了夢想而創作、因為創作而夢想,希望自己能成為任何題材都不侷限的創作者。

個人BLOG :http://seifar.pixnet.net/blog

 

◎繪者簡介

赤燕

簡介:在暖洋洋的午後總是靈魂出竅,逃離辦公室的插畫工作者。

 


【相關書籍 

百萬年之船01集(已發行)  百萬年之船01集DM    

 

百萬年之船02集(已發行)    百萬年之船02集DM 

百萬年之船03集(10/29發行)百萬年之船03集DM      

 

百萬年之船04集(11月再度上市)百萬年之船04集DM      

百萬年之船05集(11月再度上市) 百萬年之船05集DM    

 

百萬年之船06集(已發行)    百萬年之船06集DM 

百萬年之船07集(籌備中)工事中  

 

代文宣:惡魔引路人最新外傳:《鬼面閻羅》請點擊圖片見DM鬼面閻羅DM 

 


 

《百萬年之船03集》試閱區  

作者:羅陵

 

埃及之母尼羅河啊

日之神不再航行杜亞特的天空

夜之神不再掃蕩十二洲的邪神

吾之子民失去拉與奧夫的引領

飄蕩在紅月之下無法回到吾冥界重生

黃金流域已失光明

百萬年之船遭惡魔毀滅

 

永生鳥失落

冥界之心封印

審判庭熄了輪迴燈

公平儀倒了善惡秤

阿拜多斯聖城永埋地底

逢魔時刻

九柱神同歸於盡

冥界覆滅

 

賽特吾弟

何以心性丕變詛咒家園

賽特吾弟

何以戰爭之神必逢魔禍

戰爭風暴力量沙漠外陸

在吾身上加諸多少神名

只突顯你的利用你的無能

奧塞里斯吾兄

儘管地怒吼吧

儘管地悲鳴吧

向大地之父蓋布發怒

向尼羅河之母哈比發愁

杜亞特的天空只能存在黑暗

黑暗中那落入冥界渾身怒燄的火禽

如同永生鳥貝努遭火焚地墜落

吾兄奧塞里斯

是你的末日之途中

唯能享受的絕望

 

九柱神的毀滅即是重生

獲得魔力後的吾賽特

將創立冥界新章

將改造新世紀

 

 

第一章 枷鎖曰之七情

 

神,心思難測。

讓人糾葛不明的過去未來,稱為命運。

讓人無法跨越的問題抉擇,稱為考驗。

人們求助於通靈修行者開破玄機、前往廟宇拈香祈求降臨神蹟。

但,依究是無明。

那偶爾施放的神蹟,只是在看著人們奔波於命運的考驗不慎偏離錯軌時,及時挽救,再度回到祂的目的。

祂藉著通靈人、修行者之手,傳授著祂的旨意:

貪嗔痴慢疑,五毒習氣。

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不淨。

色聲香味觸法,六欲妄想。

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俗塵。

這戕害人識的「毒根欲情」,

皆來自地水風火,需入四大皆空。

無無明。

亦無明明盡。

生死流轉可變,涅槃還滅可期。

無執,便無著。

窮忙一場,窮究最後,終要回到無盡虛空。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連高於人類的天人、魔人,也得面臨命運考驗,曰:

捨得

東的【萬物之源】、西的【生命樹】,在所造之物誕生前,早已為其寫下註定的生命軌跡。

是為命定。

即使同造物主般擁有創造生命的能力也不能任意更改。

一旦更改,牽一髮而動全身。

龍宮總議院的議事殿內一觸及發、劍拔弩張,始終王不見王的龍王總長與帝都魔王再次對峙。

龍王總長不是沒有想過會與帝都魔王有再次面對面的一日,也不是沒有推演過與帝都魔王攤牌時可能的對峙,龍王總長卻未料中那視他人於無物、失去也無謂的帝都魔王,終於也有開口要人的一天。

帝都魔王這一開口,不止艾迪歐斯一人,連慕容飛也要搶,他更提起了瑟洛緹莉兒,險些破了強硬封在玉皇記憶深處的封印。

即使再堅固的封印,遇上了埋在心裡的關鍵,也可能在瞬間崩毀,那樣強大的力量是「七情」所驅。

言語,救人也是殺人的最強利器。

龍王總長朱聞烈看著天宮玉皇與閻羅大王。

他的兄弟。

兩張幾乎相同的面孔,一者如太陽般耀目,擔起統領靈界的責任、散發著凜然不摧的正氣,玉吸引著眾人的目光,揹負所有天人的期待,心裡卻藏著最深的悲痛,唯一能摧折自我的關鍵。

一者如黑夜般冷情,面容嚴竣不茍言笑,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閻,比誰都重情的閻,擁有如黑夜般的寬容,統御最幽闇孽障的酆都地府,如影子般背後支持著孿生兄長。

而他必須做的、能做的,除了身為龍族總長必須護住人間四海昇平不受水禍的職責之外,更是在保護這對撐住靈界的天地雙王。

閻是費了多大的心力與耗去多少靈元才封住玉的記憶與差點毀滅靈界天宮的反力量,讓他的記憶接受了瑟洛緹莉兒病死,遺忘緹莉兒真正的死因與天國軍的陰謀。

所有人都在避免的問題,路西法卻這樣輕描淡寫地說出口,彷彿一切都與之無關,他只是以局外人的立場在陳述一件憾事般。

讓敖東青帶著龍羽、文判官和南藏醉離開,一方面是預防任何萬一,一方面是要避免若是真的與帝都魔王動手,必須讓不相關的人離開,並保護龍宮不受影響,讓鬥氣完全封鎖在議事殿內。

龍王總長並沒有讓慕老板與瑟洛提爾離開,特別是慕老板,帝都魔王會來到龍宮本來就與他脫不了關係,就算是最壞狀況也要讓他墊底;瑟洛提爾同樣也是局內人,他必須負起的是艾迪歐斯與慕容飛的問題,牽制他的兄長路西法。

卻在聽見帝都魔王為了奪走慕容飛進而說出那句「將傾盡所有徹底宣戰」時,對任何事處變不驚的龍王總長由心底發出了深沉地怒火。

怒極反笑。

原來這就是他的誠意嗎?

面對龍王總長極少顯露於外情緒,帝都魔王也非易與之輩,他冷眼以待,並沒有說出質問對方笑什麼這種落於下風的話。

 

帝都魔王路西法,拋棄天之國界的天使身分,捨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選擇到魔界開創屬於自己的理想國,他能「捨」,卻不懂「得」,所以一再失去原已握在手中的人事物。

如果這是帝都魔王終於懂得重視創造生命而開始改變習氣,那這是好事。

但他用的方式是全體傷害。

或許帝都魔王學會了重視,卻到現在還學不會尊重。

「擁有創造者的能力,卻沒有看待眾生的心境,抉擇必須交給『生命體』。」龍王總長沉住氣道:「路西法,枉顧這一點,你退步了。」

「我不像你,滿口神論,你也只是袖手旁觀。」帝都魔王道:「朱聞烈,你和我的手段並沒有差別,不用自詡清高。」

「我與你,何處沒有差別?」龍王總長道。

「你不是讓妁華選擇了,否則怎有她到帝都的機會?」帝都魔王道。

「這是給我反諷你的機會?」龍王總長道。

「請,我很樂意回送你趁虛而入四個字。」帝都魔王道。

龍王總長笑了。

「幼稚。」

議事殿內,冰之元素與光之力乍時迸裂相衝。

 

 

幾乎無法分辨究竟是誰先動的手。

白霜如蔓伸藤張葉地攀爬上門牆窗戶,似是想將議事殿全數冰封般。

龍宮水氣豐沛,冰是輔助更是敵人,一遇使用冰元素之人,水氣便被寒意吸附形成凍,龍宮的水之靈氣急速流動,溫度驟降凝霜成雪。

白霜怒然挑釁的對手是光之力,光之能量擋住了水之力,如春天的暖陽慢慢地化解了半室融雪,但發動的人卻不是龍王總長。

而是被龍王總長、閻羅大王護在身後的天宮玉皇。

原是扶著額的天宮玉皇緩緩地抬起頭,那一臉痛苦的表情早已盡褪,笑道:

「君子動口不動手。」

「言語無用也只能訴諸武力。」帝都魔王道。

「先動手的先輸了立場。跟烈打起來,你想帶走的人更不會跟你走。」玉皇站起身勸道。

帝都魔王看著天宮玉皇,即使面無表情、沒有回應,但室內的冰凍之氣已開始消減,代表玉皇的話他聽進了耳裡。

而那廂並未有檯面動作的龍王總長,是暗中控制住龍宮的氣場,欲將路西法降到最低點,他卻發現在玉開口之前,帝都魔王已在自我控制。

這點,異常地有趣。

坐在主位的慕老板開口說了句藏著點意味的話:

「既然都冷靜了,你們乾脆坐下來談,高人站著說話還高來高去讓人頸子痠啊!」

五人互視一眼,終於是坐下來談,撇開不表意見的的瑟洛提爾,帝都魔王獨自坐在一側,對著天宮玉皇、閻羅大王、龍王總長,不知該說是三司會審還是以一敵三。

「演戲很有趣嗎?」帝都魔王冷道:「連自己的弟弟都騙。」

天宮玉皇露齒而笑,道:

「不一樣,閻可是跟我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從玉皇開口後就坐回椅中的閻羅大王無言地低哼了一聲。

回想起剛才那一瞬星火間的狀況,真是考驗個人修養與臨機應變的功力。

當看見因那句話而受到刺激的天宮玉皇可能因靈氣再次暴動衝破閻羅大王的封印,如當年險些引發靈界與龍族的危機,正坐在玉皇身旁的閻羅大王及時灌入靈氣要加強封印,卻在接觸時赫然發現兄長的靈氣極其平穩,那暴動的氣根本只是假裝紊亂,封印也沒有受到影響,而閻羅大王聽見了一句心音。

『讓他們吵。』

那聲音冷靜而無任何波動,果真那手滑摔杯氣流紊亂是假作出來的,自己上當也真是過去的陰影作祟。

這當下氣也不能收,一收就是引起烈跟路西法的疑竇,也只能繼續灌下去,閻羅大王在心裡回話的語氣就不怎麼愉快了。

想看戲?

『不讓他們吵一下,待會兒真打起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撇開弟弟不愉悅的語氣,拉著弟弟一起演戲並自亂靈氣的天宮玉皇道。

『你確定吵架就不會難收拾?』閻羅大王道:『烈今天可不比以往,在天之海已經先對慕老板爆了一回,現下若再被路西法激得惱火……』

『去接烈那波動拳,慕老板功德無量啊!』

閻羅大王沉默不語,當他兄長追問時,閻羅大王淡淡地道:『是我接兩個人的。』

這會兒換玉皇的心音沉默了三秒鐘,而後乾笑道:

『果真是兄友弟恭,閻你真是二十四孝的代表,有弟如此,兄復何求,阿彌陀佛,普渡眾生、離苦得樂啊!』

閻羅大王以沉默表示不想再繞這話題跑。天宮玉皇非常識相地道:

『打慕老板是一回事,打路西法又是一回事,烈能忍下來沒揍路西法報那一刀之怨與妻離女散之仇,代表他的自制力更威了;路西法在帝都龜了那麼久才來找我們討人,也代表他存了不少冷靜的空間。既然從話裡就能聽出他們根本沒有放下,讓他們吵一吵再視情況見招拆招,有發洩才有冷靜。』

說得頭頭是道,結果這見招拆招是拆到自己動手擋帝都魔王了,閻羅大王連搖頭歎氣都不想了。

玉的目標也只有一個。

把話說開。

說得開嗎?閻羅大王不禁自問。

當天宮玉皇不再偽裝之後,帝都魔王冷眼睨著天宮玉皇,道:

「偽飾自己受到影響,這代表緹莉兒對你不再重要了嗎?」

忍耐、壓抑而非放下,看不開終成怨懟。

修行心念的第一宗旨,捨得。

這是天宮玉皇想勸帝都魔王的話,所以他道:

「在我心裡她依然重要。只是錯誤一次就夠了,要靠自制與理智去選擇正確的面對方式,不是讓自己有藉口失控第二次。拋棄心魔吧,路西!」

極為嚴肅的氣氛下冒出這句,議事殿一陣靜默,在場幾位都是修為甚深的父執或叔伯長輩們了,絕對不會因為玉皇一句想緩頰與打破僵局故意帶點調侃的暱稱就輕易破功發笑,只有慕老板非常直接地哈哈大笑。

天宮玉皇偶爾調侃著叫帝都魔王「路西」的原因,正是因為他原名路西斐爾,下魔界後棄了天國之主所賜之名,創建帝都自號路西法,自成一方霸主,已與天國之主地位齊平,所以神之子基瑟斯總是叫著路西法的原名,故意把路西法放在與自己同等的地位上,以不想落了自己的氣勢,若是叫他路西法,等於是承認自己低了對方一階,天宮玉皇曾當面聽過神之子的呼喚後,就開玩笑地稱他路西。

當然,也是笑他彆扭。

帝都魔王眼神瞥向慕老板後,再一如往常地冷聲對玉皇道:

「請正名。」

「名字不過就是浮雲,就像妁華總叫我楊智障一樣,看我從來不放在心上。」說完還要攤手聳肩表示自己的心胸有多麼寬大。

就算清楚天宮玉皇只要出現這種詼諧模式,就是想緩和氣氛也是想替雙方調解,帝都魔王依然不假辭色地道:

「我親自前來,就是真心表現到你們要的誠意,目的僅只為了要回屬於我的創造物,你們卻諸多刁難,甚至懷疑萊斯特之死與我有關是我故意讓他送死,甚至說我借刀殺人,那麼這心魔是我的嗎?」

這句話,自是反擊龍王總長稍前的指責。

靜默不語的龍王總長仍是淡然地回視帝都魔王的挑釁,垂眸時那黑羽般的長睫擋住了眼神,嘴角卻是牽起一抹笑意。

那笑讓帝都魔王感到一種被鄙視的不悅。

「萊斯特之死真與你無關?」天宮玉皇疑道:「我還以為你轉性,會把萊斯特跟那些埋伏的天國軍調到北極中心點,是終於願意清理門戶了。」

帝都魔王雙眼微瞇,看得出是諸多不悅,卻意外地為自己解釋道:

「萊斯特是我要他去顧守無錯,但主目的是牽制天國軍。他要敗在艾迪歐斯手中是他自己輕敵無能。」

「這樣聽起來是在說我錯怪你了嗎?」天宮玉皇訝然道。

帝都魔王卻回他自由心證。

「你今天意外地表達流暢。」

聽見這句話,帝都魔王視線掃向說話的人,剎時對上緩緩抬眼的龍王總長,異色的雙眼透出的眼神並不銳利,內蘊的光芒卻如鏡射般倒映出人心。

「開口就是欠與還,閉口就是傾全力開戰,甚至還將萊斯特之死直接歸咎於不可抗力的勝負,真火藥味的誠意,但以你的聰明才智不可能沒計算過這一點。」

龍王總長笑道:

「你的談話技巧實在一點進步也沒有。」

「我不像你是玩弄話術之輩。」帝都魔王道。

「玩弄話術與說話分寸傻傻分不清嗎?」龍王總長道。

「失禮了,說話跟說教,我倒是分得清。」帝都魔王道。

「兩位,原諒我得說實話,」玉皇歎息道:「論幼稚跟彆扭,某些時候你們還真是伯仲之間、不相上下。」

帝都魔王與龍王總長眼神同時移向天宮玉皇。

帝都魔王那眼神的涼意夠殺,淡漠地道:「你也不遑多讓。」

以往不回應這種調侃,這回龍王總長則是笑道:「我不介意在艾迪歐斯的面前幫你『幼稚又彆扭的美言』幾句。」

玉皇聞言立刻轉移話題道:

「是了!有什麼事大家不能好好說?現場這裡又沒有外人或年輕人,就算是要罵要吵都不要緊,敞開心胸才會讓對方知道到底在想什麼。」玉皇轉頭對閻羅大王使了使眼色道:「促膝長談需要好茶,閻,勞煩你了。」

閻羅大王回了他兄長一記不想理會的表情。

「我要表達的只有如此,其他無甚好說。」帝都魔王道。

「確實沒有什麼好談的。」龍王總長道:「在這種狀況之下。」

「何必這樣,現場沒有母親方表達意見,母親不在母舅最大,所以搶監護權好歹也要向母舅或法官表示自己的撫養照顧能力與堅定的意志。」天宮玉皇立道。

閻羅大王這廂疑問地插話道:

「等,法官在哪?」

天宮玉皇轉頭對他弟道:

「地府的閻青天,不是你難道會是很凶、很暴力的慕老板嗎?」

正在當看戲路人卻被無端拉下水攪和的慕老板雙手環胸,側首回給天宮玉皇一個城府超深的呵呵冷笑,意思是他並不介意當法官。

而閻羅大王則是在心裡罵著自己多管閒事、禍從口出……

忍不住腹誹著兄長,這廝擺明要拖他下水當墊背,當兄弟這麼久了,他這兄長是什麼德性,自己居然還有一時不察的窘境?

閻羅大王決定堅守觀棋不語真君子的立場,絕不淌這渾水,伸手移來烈桌前的茶具組,寧可動手絕不動口。

聽完這句,帝都魔王面無表情地道:

「果然是宣示立場,兄弟就是站在兄弟那方。」

「不站在兄弟那方要站哪?」天宮玉皇道:「就算兄弟錯了,也要站在挽回兄弟的那方立場。」

「所以你才阻止朱聞烈動手?」帝都魔王道。

天宮玉皇倏地收起笑容,肅然道:「我不可能讓烈因情緒而妄動靈氣影響靈界,無論是於公、於私。」

帝都魔王聞言,冰刻的容貌在唇角處幾乎不見漣漪的牽動,他看著對桌那仍在與他視線對峙的龍王總長道:

「東方有句話說的好,胳臂朝內彎。」

「錯了。」天宮玉皇對著冷眼以對的帝都魔王直言道:「我說的兄弟錯了,是指你。」

帝都魔王並不答腔,天宮玉皇也不管他答不答,剖白了真心道:

「交了朋友、認了兄弟,就絕對不會改變,做兄弟的不會讓你一錯再錯。」

「我哪錯了?」帝都魔王道。

「你要艾迪歐斯我能理解,但我不認為你要討慕容飛是真心的,這是烈憤怒的主因,而你也只是在逞強嘴硬。」

天宮玉皇直截了當地說出真相。

龍王總長雖未應聲,但那表情正是回應了天宮玉皇的話。

「你憑什麼斷定我要帶回慕容飛不是真心?」帝都魔王問道。

天宮玉皇指向在場另一個人。

帝都魔王的視線跟著天宮玉皇移那人的身上。

他的親弟──瑟洛提爾。


「雖然小飛是因緣際會穿過了五百年前想去解決問題,但五百年前的你見到小飛時所做的事,我都告訴他們了。」瑟洛提爾道。

帝都魔王一聲哼笑,並不辯解。

「為什麼不為自己辯駁或說明呢?」瑟洛提爾道:「艾迪歐斯失蹤你至少找過也試圖追回過,但你要是對小飛真心,就不會孩子被抱走卻從未問過尋過,更不會見到就贊其一掌抽了龍氣,置其於死地不就是只為了與朱聞烈鬥嗎?」

帝都魔王緊盯著瑟洛提爾。

要來靈界之時,帝都魔王心裡推演過應該會遇上瑟洛提爾,果真在龍宮碰頭,表面上看來瑟洛提爾雖是置身事外的態度坐在一邊看他們爭執,但帝都魔王明白瑟洛提爾在自從離開帝都後,他的選擇是站在靈界那方。

尤其是與朱聞烈往來密切。

當他說完這些話,更肯定了瑟洛提爾的立場,他問道:

「慕容飛是你帶去龍族的?」

「對。」瑟洛提爾坦誠地道:「預防再一次悲劇。」

「既然你能提前預防,為何不告訴我?」帝都魔王再問。

「只要有莉莉絲跟萊斯特在帝都的一天,就算告訴你也沒有用。」瑟洛提爾難得面露苦澀地笑道:「現在更證實,就算你見到了,對小飛說殺就殺,說拆就拆,就算知道你造他的初心,但連我都不懂你的作法。」

瑟洛提爾的回應讓帝都魔王那冰冷的怒氣倏起,但又瞬間克制住。

見兄長的情緒再度控制在壓抑下,瑟洛提爾誠心道:

「何不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你真的有心,烈也不會故意為難,靈界人不止講道理還講情面。」

「這是指帝都不留情面?」帝都魔王反應道。

「對,因為你對自己不留情面。」

瑟洛提爾一句直剖路西法內心的解析,路西法移開視線,沉默以對。

「路西法,我們都知道你無法做個了斷是因為不能原諒自己,也不認為自己會被原諒,可是並沒有人要與你了斷或是討回公道,你為何不肯敞開心胸?」

「講得道貌岸然。」帝都魔王微一抿唇,既然瑟洛提爾選了立場,照瑟洛提爾一直以來要他做到的說法與作法,他道:

「瑟洛提爾,給我回來帝都。」

正在勸說路西法的瑟洛提爾聞言眉一揚,不可置信又有些感慨地說著:

「我那惜字如金、聰明絕頂、腦子裡卻有一條神經扭到的天才兄長會說出這句話,心裡一定是直線性思考覺得是照我說的方法來講話,但施主你迴路有錯,悟不對方向了。」

「何意?」帝都魔王回問。

「你叫我回去,好啊,但回去要做什麼?會有什麼改變嗎?等同於你只會叫艾迪歐斯跟你回帝都一樣的重複句,這不是我說的方法,更不是我希望你能領悟的人性與改變決定。」

帝都魔王這會也著惱了,他道:「你說我不表態,如今我一一表態了卻說我不對?」

「你沒解決掉帝都的毒瘤,那就像癌細胞一樣只會不停轉移擴散,回去根本沒個解決問題的可能,只會舊事重演。」瑟洛提爾指的正是莉莉絲。

聽著這些等同於「若是帝都魔王不醒悟只會陷入輪迴」的對話,路西法道:

「人總有不想沾到的東西。」

龍王總長道:「所以我說你借刀殺人。」

帝都魔王眼一橫,道:

「朱聞烈,從頭到尾,你不過就是個見縫插針的投機者,沒資格批評我。」

龍王總長道:「這不是批評,而是建議。置之不理或是強迫接受沒有用處,你這樣的做法是哪裡對了?」

「現在,我只是貫徹自己要什麼就自己做選擇。」帝都魔王道。

「沒人說你自己做選擇不對。瑟洛提爾的重點只有一個,」龍王總長道:「何不試著學會尊重?」

「你又做到尊重了嗎?」帝都魔王道:「明知道瑟洛提爾交給你的根本不是屬於你的造物,你這不是剽竊他人所有物的共犯是什麼?」

「所有物?」

龍王總長冷哼一聲,忽地站起,主動走向帝都魔王,當兩人終於近距離對峙之時,龍王總長道:

「你一再挑釁我的底線,只是想找個出口發洩你的後悔罷了,是嗎?」

帝都魔王迎視龍王總長的目光,冷笑道:

「你何嘗不是逃避現實的傢伙?」

「是嗎?如果說這樣能讓一個想贖罪的人會比較好受……」

龍王總長忽地放出只有他與帝都魔王能見的空間陣,迅雷不及掩耳地,一記疾速又拳勁到肉的拳頭,打在帝都魔王的臉上!

「雖然不能動武,但我很樂意助人一拳。」

龍王總長在帝都魔王抬頭怒視他之時,說了這句話。

 

--10/29敬請期待《百萬年之船vol.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帝思文化 的頭像
帝思文化

E-sense帝思文化

帝思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